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比丁义珍还惨...有些贪官外逃后竟过的这种日子

2017-4-25 10:29| 发布者: 渭南人网大月亮| 查看: 73| 评论: 0|来自: 凤凰网| 查看评论

至4月22日,中国公布“红色通缉令”名单即满两年,先后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40人。


已归案的40名嫌犯中,6人被缉捕,7人被遣返,2人死亡;25人经劝返回国投案自首,比例超6成。


2016年11月16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央有关部门和浙江省追逃办密切协作,潜逃海外13年之久的“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图片来源:中纪委监察部网站


40名到案的“百名红通人员”中有19人涉嫌贪污,7人涉嫌受贿,另有诈骗和滥用职权等罪行。多人潜逃境外十余年,时间最长的朱海平涉嫌诈骗犯罪,外逃美国长达18年之久。


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官员曾表示,当前国际社会更加重视追逃追赃,留给外逃人员的空间和机会越来越少,对他们来说“追逃者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目前,中国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分别建立了不同层次的司法执法合作机制,与新西兰在重点个案上开展良好合作。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统计,2016年从美、加、澳、新等西方发达国家追回来的外逃人员数量有较大提升。


除了双边反腐败合作平台之外,近年来,中国已参与包括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和金砖国家在内的15个全球和区域反腐败多边机制。


例如,2016年9月初的G20杭州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一致批准通过《二十国集团反腐败追逃追赃高级原则》,在华设立G20反腐败追逃追赃研究中心等。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官员表示,“现在和外国同行提到‘老虎苍蝇一起打’,不用再作过多解释,它已经成为国际反腐败领域中大家都明白的语言。”


2017年是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全面深化之年。3月7日,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宣布启动“天网2017”行动。与往年相比,以追赃促追逃成为“天网2017”行动亮点。


在加大反腐追逃力度的同时,中国也在宣传方面发力。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组织创作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目前热播,形成“全民追剧”现象,其关注度之高,为近年来罕见。



剧中,贪官“丁义珍”外逃美国。他原本以为从此将逍遥法外,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然而,这位曾经的“副市长”却只能躲在阴暗的小旅馆,被迫到酒吧扫厕所,近在咫尺的妹妹不敢联系,行踪暴露后又被人胁迫送往旧金山继续做苦力,失去人身自由。


外逃贪官的逃亡生活


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丁义珍”。中央纪委宣传部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推出反腐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其中讲述了外逃贪官的真实海外生活。


在美国的两年八个月,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亲人不敢联络,最终回国投案自首。他在忏悔录中写道,“美国不是天堂,更不是浪迹天涯、逃亡天涯的王国强的天堂。如果在入监和那段美国偷生的处境中两者必选其一,我宁肯入监。”


像这样的案例也并非个案。“红通1号人物”、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出逃后辗转新加坡、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只能藏身于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原经济建设股股长李华波夜不能寐,父亲去世也没能回国尽孝。湖南省长沙市国土局原局长左天柱携带出逃的赃款在美国很快坐吃山空,基本不会外语的他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只能靠着给殡仪馆背尸首勉强谋生。


这些案例披露后,或许能让已经潜逃的无处藏身,让企图外逃的丢掉幻想。“海外不是法外”的反腐败态势已经形成。


“红通人员”云健揭秘流亡生活:靠捡建筑垃圾养家糊口



21日上午,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对海口市地方税务局龙华分局原副局长、“百名红通人员”云健涉嫌受贿一案公开宣判。法院审理查明,云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贿赂共计60万元,考虑到其主动归国投案自首并全部退赃,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0万元。


云健坦承,国外的日子并不好过。初到国外,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没有经济来源,只好到当地的建筑工地打零工度日。“在工地上搬过建筑材料,捡过建筑垃圾,后来有了一定技术就做点木工活来养家糊口。”云健供述,打工收入一周只有五六百新元,维持生活很困难,妻子因为要照顾孩子,也只能做临时工。


《人民的名义》“丁义珍”原型潜逃美国住地下室 面包裹腹



《人民的名义》热播后,坊间普遍认为剧中人物外逃贪官丁义珍的原型就是辽宁省凤城市原市委书记王国强。2012年4月6日,因在处理凤城市供暖不达标而引发的群体事件中工作不力,王国强被免去凤城市市委书记职务。4月24日,王国强与妻子潜逃美国。


“浪迹天涯、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苟延残喘、过街老鼠等等,这些词我都是用身心来感受了。”回忆起潜逃美国的两年零八个月,王国强在忏悔录中写道,“对我来讲就像过了28年一样”。


潜逃美国期间,王国强怕被中国发现,又怕被美国抓获,他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因为在美国买治病的药都需要处方,都需要持护照才能见到医生。我们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个惨呀。”王国强自述称,潜逃期间妻子的脖子变大了,可能是甲亢,眼球也变硬了,担心是青光眼,但都不敢去医院就医。


食不知味噩梦缠身 两个月瘦20斤


陷入窘境的还有湖南省安乡县财政局工资发放中心原主任兼社控办主任徐丽。


2006年至2011年4月间,徐丽为填补自己赌博所欠下的赌债,利用职务之便,私自从工资发放中心的4家银行账户转款至其本人及他人银行账户,所涉金额967.98万元。随后,徐丽携款潜逃至澳门,又踏进了赌场,两天下来将所带钱款几近输光。挥金如土的生活离她远去,徐丽逃离澳门经柬埔寨偷渡到泰国曼谷,试图靠远走异国他乡结束这段噩梦。


据徐丽自述,初到泰国的几天,白天不敢出门,夜晚噩梦缠身,要么梦见被抓,要么梦见女儿哭喊着“妈妈回来”,每次都是哭着醒来,偶尔出门看见警察都紧张到眩晕。逃到泰国的两个月时间里,徐丽脸色苍白、头发脱落,整个人瘦了20多斤。


迫于生计考虑,徐丽开始学习泰语,做点小生意勉强维持生活,但却始终无法融入这个国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快乐,我觉得自己生活得还不如一个流浪者。”徐丽在忏悔录中写道, “每个孤独的夜晚,我都只能打开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听一听乡音,在哭泣中睡着,又从哭泣中惊醒。”


进入2014年,泰国这边不时有逃犯被遣返回国的消息传来,风声越来越紧,徐丽又开始了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日子。泰国当地人发现她没有身份证明,开始三番五次敲诈,甚至威胁她的生命安全。


2014年7月2日,再也无法忍受异国孤独生活的徐丽从泰国回国投案自首。


戴学民:逃到英国与妻儿团聚,却生活拮据妻离子散



4月25日,“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公布的第三天,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第一线就传来捷报,潜逃海外14年之久的戴学民被缉捕归案,成为“百名红通”“触网第一人”。


戴学民任职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上海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期间,其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巨额资金。2001年4、5月,检察机关对其投资的南京福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调查,戴学民听到风声后于当年5月潜逃出境。


潜逃国外,想象中应是灯红酒绿、逍遥法外,妻儿团聚似乎更是“锦上添花”,但现实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他曾在忏悔录里这样回忆外逃之后的生活,“到国外的头两年,生活充满艰辛,历尽难言心酸。”


外逃英国期间,戴学民先后在证券公司和图书馆从事分析和整理资料的工作,交完房租,只能勉强度日。拮据的生活背后是家庭矛盾的随之爆发,妻子最终选择与戴学民离婚,并带着儿子离开了英国。


“在国外,不管你走到哪里,总会时不时地想念父母兄弟姐妹和亲朋故旧,没有亲情联系,就像断线的风筝四处飘荡,没有归根之感,孤独无助的感觉常常发生。”饱尝了外逃生活的辛酸与孤独,戴学民潜回国内的念头逐渐浓烈了起来。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 渭南人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渭南掌上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15002317号-1 )

返回
顶部